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与资源 > 公司新闻
市场与资源

专访燃石医学汉雨生:FMI模式VS 23andMe 更看好谁?

发布日期:2015-06-22    分享:

Foundation Medicine以NGS技术为基础,根据癌症基因测序结果给肿瘤患者提供用药指南,开创了“个性化医疗”的新时代——医生可以基于个体的遗传基因对癌症患者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23andMe自2006年成立以来, 以99块美金低价推出个人全基因检测,在生物技术行业丢下了石破惊天的震响。
 


 

对于癌症,我们至今尚未找到一种完善的方法来对付它,不过相比于过去,癌症诊断与治疗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成为了当代生物医学科学应用中最令人注目的领域。

对于一些创新的、有实力和前景的企业,风险投资者嗅觉永远是最敏锐的。

一个是面向医生群体的个体化医疗基因诊断公司,另一个是面对大众用户的基因检测服务公司。Foundation Medicine和23andMe,它们的经营模式有何异同点?对于这两种模式,哪一种更适合中国的土壤,中国投资者更倾向于哪种投资模式?亦或是有更加适合于中国国情的基因产业模式?

鉴于这些问题,生物探索记者有幸在6月5日召开的2015国际体外诊断高峰论坛上采访了燃石医学创始人兼CEO汉雨生。汉雨生先生在创立燃石之前就任于北极光创投,负责医疗领域的投资。因此作为一个既做过投资,又正在进行相关领域创业的人士,他提供了一些很有见地的想法。

成立于2010年的Foundation Medicine(NASQ:FMI)以二代基因测序技术为基础,根据癌症基因测序结果给肿瘤患者提供用药指南,其拥有的癌症全基因测序技术可以揭示导致肿瘤的所有基因突变,开创了一个“个性化医疗”的新时代——医生可以基于个体的遗传基因对癌症患者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乔布斯生前在该公司花费了10 万美元进行了一次癌症全基因组测序的治疗尝试时,表示他或许会成为这家公司治愈的首批癌症患者之一,抑或是最后一批因为癌症而死亡的患者之一。尽管当时的诊断并没有挽救乔布斯的生命,但是Foundation Medicine为未来医学带来的价值让投资者们坚信不疑。

23andMe自2006年成立以来, 以99块美金低价推出个人全基因检测,在生物技术行业丢下了石破惊天的震响。

 

投资人介入肿瘤个体化诊断领域,打造“资金+科研+市场”华丽团队

 

从一个投资人介入肿瘤个体化诊断领域,汉雨生向生物探索列举了他公司的3大优势。

在成立背景上,公司与当年的Foundation Medicine非常相似却更接近中国市场,后者是在2010年由三石风险投资公司(Third Rock Ventures)创办,也是第一个针对肿瘤市场的基因测序公司,在短短地几年里也发展的非常迅速,在今年年初被罗氏以12亿美金收购。

在资金上,其所创办的公司已经获得顶级风险投资机构北极光创投及联想之星投资的4000多万,在成立仅仅一年半不到的时间里,获得资本市场追捧,刚刚完成一轮2000万美金的融资;

在NGS产品研发中,公司医学生物信息学(尤其是肿瘤领域相关的医学生物信息学)团队的专家都曾就职于跨国药厂的高级生物信息学平台研发部门(如CTO揣少坤博士之前在诺华中国研发中心负责生物信息学平台)

在市场营销的渠道上,其团队成员是来自Qiagen、PerkinElmer等分子诊断和一些基因诊断行业领导公司。

 

看过了许多初创公司,却找不到一款自己的偏好

 

汉总接受生物探索的采访时表示,近几年来,其所在的投资公司在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过程中,也调研了许多公司,却发现都在商业模式或团队上存在一些短板,难以吻合自己所期待的模式。

在市场比较空白的情况下,因此其投资团队决定自己组队来做这件事情,并且他相信在未来的商业环境中,是一个“快鱼吃慢鱼”而不是“大鱼吃小鱼”的竞争模式。

 

FMI模式 VS 23andMe 投资者更看好谁?

 

在交流的过程中,汉总表示,Foundation Medicine当年是以一个非常独特的形式切入肿瘤市场;而23andMe则是以一种大众健康的方式切入市场。前者的产品定价基本在4000到5000美金左右;后者则直接打入健康娱乐市场,产品定价是我们熟知的99美金,如果想知道更多的信息产品价为199美金。

而在中国,则不能完全参照国外的市场模式和定价(Foundation Medicine模式),一方面与中国的医保和百姓消费水平有关;另一方面中国临床医师对NGS测定疾病深层次信息的认知状态也与美国存在一定差异;而健康人群基因组大数据的模式,他们有可能去做,但是不会以23andMe的模式来进行。

在一般的医疗健康消费(体检)市场上,价格一般为四五百元,由于大众对基因消费的认知远不及临床医生,则常常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惨淡现象。在中国做积攒人群基因样本检测大数据时,若采用较低廉的价格,测试并分析出的数据也未必能达到预期,甚至是垃圾数据,就会造成恶性循环。

 

为普及肿瘤个体化检测服务,对数据共享的看法?

 

汉总表示,从西方的经验来看,数据共享比国内要好。结合国家几年前的生物样本库的建设的经验,建议政府和企业去结合:一方面数据也需要商业化去做,另一方面非常需要政府支持。若是自己的公司将来有一天将数据攒到一定程度,当然很愿意与国家去共享。

 

对NGS在肿瘤领域应用监管的看法

 

二代测序在肿瘤领域是一个新兴的行业,无论是卫计委还是药监局,都在积极地探索建立适应NGS行业的监管规则。从最近被批准的20多家医院和试点机构来看,就是很好的尝试。

他希望政府在第一批试点单位被批准后,对行业的监管能一直落实下去,同时呼吁成立类似CLIACAP的认证体系,并加强与创新企业的合作,让一些新兴的技术能以合规的方式让患者更早受益。